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彩70注册 > 阿宝 >

阿宝(外一篇)(2)

发布时间:2019-06-07 05:02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关于阿宝讲的故事,我能记忆起来的大多与鬼有关,也有讲特务的,如《一双绣花鞋》。阿宝讲的时候,又是做鬼脸,又是张牙舞爪,绘声绘色,弄得我们越坐越靠拢,最后瑟瑟发抖缩成了一团。

  有一次讲完故事,阿宝突然双眼发直,我们循着他的目光望去,只见接龙桥边的山腰上有几团晃动的青白色光亮,那是“鬼火”!阿宝跳起来,大叫一声“鬼来了”,拔腿就跑,我们皆也跳起来,鬼哭狼嚎跟阿宝跑。中游被河卵石绊了一下,摔了个狗啃屎,嗷嗷大哭起来,不待我们去“救”他,他却爬起来,向有灯光亮的地方,一边哭,一边跑得比我们还快。

  我第一次上山打柴,是阿宝带我完成的。那天还有他的爸爸。那天阿宝诱惑我上山并不是打柴,而是说去看他的父亲套鸟。苗族人善于套鸟,他用马尾巴毛织成网状的一个个的圈套,置于鸟们常栖息之处,往往就有倒霉的鸟上了圈套,成了他家桌上的佳肴。阿宝吃饭时常常端了碗到处乱跑,见我也端了碗出来乱跑,便从他碗里夹了一两块放到我碗里,让我品尝鸟肉的香甜。去看套鸟,自然是我万分乐意的。那天迎晖山上多如牛毛的鸟却一只也没有上阿宝他父亲的当,守株待兔,等得不耐烦了,阿宝的父亲便抽刀砍柴。不一会儿,他自己的一捆,阿宝的一捆,连我的一捆,也一并砍好捆了起来。他知道我人小扛不了多少,只有一小捆。一小捆也让我吃尽了苦头,我连滚带爬才将一小捆柴弄下了山,到了平路后,阿宝父亲在柴腰间系了一粗绳,让我拖回到了几百米开外的家门口。见到那捆一条条手指粗的柴,母亲惊喜万分,向隔邻的潘阿姨报喜般说:“我家向学也能打柴了。”

  泗城的孩子,去打柴喜欢男女分开。男的一伙去一头,女的一伙去另一头,大有河水不犯井水之势。我和姐姐偶尔一起去打柴,更多的是和阿宝、中游、广三、苗凯他们一伙一起去。男的在一起,可到山中乱窜,采野果、打鸟,以及偷瑶族人的黄瓜、香瓜或红薯。瑶族人那时节还常干刀耕火种的事,树木成林的山腰间,突兀地就出现了一片黄瓜、香瓜或红薯地。不论成熟或半生半熟的黄瓜香瓜,我们毫不客气,不经主人请,一拥而上,拿来了就啃,往往还连吃带拿,一下子让人家损失惨重。善良的瑶族人却认为那么大一个半山腰的东西,我们不过偷去了九牛一毛,见了我们在偷,不过“喝嗬”几声,并没有追赶的意思。倒是我们做贼心虚,见来了瑶族人,顾头不顾尾,怪叫着一哄而去。当然,也有个别瑶族汉子,见我们肆无忌惮,便大声用瑶语骂了起来,还拾起泥块之类的东西向我们击来。我们在溃散时不忘回头,用壮语脏话“马希咩们”来回敬。有了这等“惊心动魄”的事,我们便觉得这一次打柴与上次打柴的平淡无奇相比,有乐趣多了。

  蟋蟀这小虫子,不知哪来的劲,不但白天叫,晚上叫,打雷下雨叫,连寒风乍起,别的虫子大都缩头缩脑,噤若寒蝉时,它仍在叫。蟋蟀多,自然就有了斗蟋蟀的习俗,况且泗城历史悠久,古代遗风兴盛,这习俗便一直往下传,传到了我们这一伙不知天高地厚,不知大人们辛酸苦辣的顽童们身上。

  有年暑假,阿宝带上我等几个,到石钟山脚的乱石堆里乱翻一通,捉回了大小二三十只蟋蟀,将其全部放入洗澡用的大盆里,然后衔一口酒,对准蟋蟀们雾状喷洒而去。这伙蟋蟀生来皆为独霸一隅的斗士,虽然被捉,惊魂未定,但眼见许多原来的“情敌”都挤到了一起,怒火难以抑制,加上一口酒喷来,弄得一头一脑的酒水,伸舌头一舔,这还了得,不是火上浇油吗?于是振翅呐喊,各自捉对,一场混战就此拉开序幕。

  蟋蟀有别于蚂蚁、马蜂之类的虫子,它们不会拉帮结派,更没有家庭观念和种族意识,它们除了自己,除了骚得自己心痒痒的母蟋蟀,别的公蟋蟀皆为自己的敌人。敌人中少不了有自己的父辈或兄弟,但一旦交起手来丝毫不会手下留情,除非一方落荒而逃,否则直至一方战死方才罢休。因而将它们集体置于盆中斗殴,是件非常残酷的事。盆悬高而滑腻,它们再厉害也难于逾越,弱者无后路可逃,举手投降了,但你不滚得远远的,就视你为诈降,就仍旧扑上置你于死地。这有如古罗马的角斗士,非斗个你死我活不可。

  二三十只蟋蟀在盆里乱哄哄挤成一团,有的抱头乱咬,有的乱踢乱蹬,什么架势皆有,个个英雄好汉。但不消几下,强弱已开始分明,被咬得遍体鳞伤,毫无招架之力了的,被阿宝拿出来,丢给了守候在一边的鸡们。鸡们早就虎视眈眈等得不耐烦了,见了它们认为最可口的蟋蟀落在了脚边,便一拥而上将其争夺,动作最敏捷者一啄而去,奔跑中将伤蟋蟀吞进了肚里。可怜伤蟋蟀不但没有得到人道主义救治,反而成了鸡的佳肴。逝者如斯夫,活者誓不罢休,振翅向另一只正为战而胜之而正自鸣得意的蟋蟀扑去。一场大战继续开始,直至盆里最后只剩下了两只蟋蟀。

  按时下的说法,这最后剩下的两只蟋蟀是多么的“酷”呀,它们全身皆油光可鉴,乌黑的脑壳映出了我们挤在盆上的脑袋。不同之处,一只的身架硕大无比,是“巨无霸”型,它趴在那儿纹丝不动,稳如泰山,真有不怒而威的仪态,这样的蟋蟀动作不甚敏捷,但它一口就是一口,一腿就是一腿,往往就是这一口一腿,就是致命一击,即刻将你置于死地。一般的对手对它来说不堪一击,碰到临死也要给你一口的“愣头青”型,往往也是杀死一万,自损三千。刚才的激战,这只“巨无霸”肯定就碰到了不要命的“愣头青”,不然它又长又粗的触须怎么就少了一条?尚存的一条似乎也不挺拔,仔细一看,原来也被咬过,只是咬得不够

http://regeneca.net/abao/244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